当前位置:首页 > 建力 > 正文

康希诺与辉瑞终止十年疫苗之约,中外合作模式为何遇阻?

  • 建力
  • 2022-06-06 20:38:05
  • 46
摘要: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app 百亿白马股康希...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app 

  百亿白马股康希诺与制药巨头辉瑞官宣“分手”,终止了十年疫苗之约,这也是首例由中企主导疫苗研发、跨国企业负责推广的模式宣告“失败”。终止合作后,康希诺将由自身商业队伍推广曼海欣。

  6月5日晚间,康希诺发布公告称,经友好协商公司与辉瑞签署了推广服务协议之终止协议。这也意味着辉瑞将停止在中国大陆地区独家推广公司疫苗产品曼海欣(MCV4)。此后该款疫苗国内外市场策略、销售等活动将由康希诺自身的商业化团队负责。

  近年来,中外合作模式的案例不在少数,而康希诺与辉瑞此前的合作实则是首例由中国创新疫苗企业主导研发和生产,跨国企业负责推广的创新模式。

  值得注意的是,MCV4疫苗作为国内首个获批四价产品预计未来几年不会有同类产品上市,先发优势明显,或将给公司带来可观的营收。

康希诺与辉瑞终止十年疫苗之约,中外合作模式为何遇阻?

  康希诺与辉瑞终止十年疫苗之约

  6月5日,康希诺发布公告称,公司在6月4日与辉瑞公司签署了《推广服务协议之终止协议》(以下简称“终止协议”)。

康希诺与辉瑞终止十年疫苗之约,中外合作模式为何遇阻?

  ▲ 图片来源:康希诺公告

  据悉,此次协议是围绕康希诺的ACYW135群脑膜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CRM197载体)(简称“MCV4”)产品曼海欣®,而对于终止原因,康希诺在公告中并未披露具体原因。

  有媒体报道称,辉瑞在疫苗板块商业化战略上有调整,而公司这边商业化团队逐步完备,因此双方友好协商签署终止协议。

  此前2020年7月,康熙诺与辉瑞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协议约定康希诺授权辉瑞在合作协议签署之日起至MCV4获得药品注册证书之日起,最长10年的合作期限内在中国大陆地区独家推广公司MCV4疫苗产品曼海欣®。

  公开资料显示,MCV4疫苗是国内首款获批上市的四价脑膜炎结合疫苗,也是康希诺除新冠疫苗、流脑二价疫苗以及埃博拉疫苗以外第4个获批的疫苗产品。

康希诺与辉瑞终止十年疫苗之约,中外合作模式为何遇阻?

  MCV4主要用于预防由脑膜炎奈瑟菌引起的侵袭性脑脊髓膜炎。现有针对侵袭性脑脊髓膜炎的疫苗分为多糖疫苗和结合疫苗两大类,而结合疫苗因为有更好的免疫原性和更广泛的人群适应性,因此成为全球流脑疫苗研发的最新趋势。

  对于与辉瑞围绕MCV4的合作协议,康希诺此前在2021年财报中提到与国际巨头辉瑞合作对公司产品的竞争力、技术实力和产品质量的认可,也为该疫苗产品的商业化成功提供保证,为公司品牌建立和符合国际标准的营销体系的建立打下坚实基础。

  从此前签订的合作协议来看,康希诺授权辉瑞公司将有权在合作期限内为推广MCV4疫苗产品而在授权区域内使用公司商标和技术信息。

  早前公司与辉瑞签订合作协议之时,外界一度猜测在康希诺与辉瑞MCV4疫苗后是否会将合作范围扩大至包含新冠疫苗的其他领域。

  尽管此后MCV4在2021年12月29日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复上市,然而仅过去半年,这项原本最长达10年的合作协议就终止了。

  康希诺方指出,目前尚未产生MCV4相关的销售收入,终止协议签署后,公司与辉瑞将进行终止相关的过渡及交接,短期内可能对MCV4的销售活动存在影响,但预计不会对公司财务状况及经营成果构成重大不利影响,不会损害公司及股东的利益。

康希诺与辉瑞终止十年疫苗之约,中外合作模式为何遇阻?

  康希诺与辉瑞的

  跨国合作模式为何遇阻?

  实则康希诺此前与辉瑞的合作是国内首例由中国创新疫苗企业主导研发和生产,跨国企业负责推广的创新模式。

  虽康希诺并未在公告中表明终止合作的具体事由,但康希诺方强调,公司已建立体系完备的商业运营中心,公司商业化团队将负责MCV4的国内外市场策略、营销活动规划与执行。MCV4的商业化将缩小中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填补中国在该领域缺乏高端疫苗的空白,因此在中国市场拥有广阔前景。

  康希诺之所以有底气与辉瑞“分手”并说放出如此豪言壮志,实则从此前财报中的销售团队实力便可知晓一二。2020年报中,还未有商业化产品的康希诺生物并未透露详细销售人员数字,仅强调,截至报告期末,公司已组建了市场营销核心团队,可覆盖全国十余个核心省级市场。

  而在不久前披露的2021年报中,康希诺就表示将开展市场营销工作”列入未来经营计划,计划构建以自主销售团队为主的营销体系。年报中显示,公司销售人员已达232人,并强调,公司将随产品商业化进程,继续扩大销售团队、搭建高效冷链物流供货商网络、联合行业内专业合作伙伴对产品进行推广,为国内民众提供高质量的疫苗产品。

  实际上,除了辉瑞与康希诺,近年来跨国药企与中国本土新兴药企牵手合作的案例屡见不鲜。布局创新药研发,加速新药在中国的上市,推进中国与全球新药进展同步,这几乎是所有药企的发展共识。

  此前信达生物与礼来、君实生物与阿斯利康就PD-1肿瘤药物的合作引发业内关注,前者在中国拥有成熟的商业化渠道,后者拥有创新产品,往往形成互补式的合作。

  除商业化合作,跨国药企与本土企业及机构的合作还涉及各大医院、医疗技术企业、服务企业等,以期未来能够更好的开展新药研发、更深入的触及患者的治疗环节、抢占C端高地等。

  如国际药企巨头阿斯利康近年来与国内艾德生物、安翰、沃森生物等国内企业达成了合作协议。礼来与北京长江药学发展基金会、医疗人工智能企业Airdoc达成合作,深入探索银屑病患者治疗管理;诺华与微医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共同探索“专病健共体”; 诺和诺德携手微软,共创糖尿病智能问答机器人等

  随着国内市场的扩大,多家跨国药企积极抓住当前中国数字化市场不断涌现出的转型机会,赶上这一波发展的浪潮,尽管不同企业的侧重点不一样,但创新和合作却是共同的声音。

  随着市场的不断扩大,在本土药企创新产品商业化数量剧增的大背景下,多家药企也开始注重自身商业化团队的强化和发展。

  如今年1月,君实生物官宣与阿斯利康制药签署《独家推广协议之终止协议》,原协议自2022年1月1日起终止,公司收回原协议约定的PD-1单抗特瑞普利单抗注射液(商品名:拓益)推广权,而双方的从“牵手”到“友好协商终止”不到一年的时间。

  “友好终止”合作背后是否有更为复杂的原因,无论是康希诺生物与辉瑞,还是君实生物与阿斯利康均未详细阐述,但也离不开自由商业化团队的不断强化。

康希诺与辉瑞终止十年疫苗之约,中外合作模式为何遇阻?

  新冠病毒疫苗纳入

  WHO“紧急使用清单”

  从此次官宣分手的主角MCV4疫苗来看,作为国内首个获批的四价脑膜炎结合疫苗产品,短期内因其不可替代性,预计未来康希诺在脑膜炎球菌疫苗的营收为公司创造较为可观的营收。

  有业内人士认为,发达国家早于10年前已经以MCV产品取代了多糖疫苗,但多糖疫苗目前仍是国内主流使用的脑膜炎球菌疫苗,未来国内市场亦将出现结合疫苗替代多糖疫苗的趋势。公司MCV4疫苗作为国内首个获批四价产品预计未来几年不会有同类产品上市,先发优势明显。

  此前东兴证券研报预估称,假设新生儿人口约1000万/年,MCV4的单价参考香港、美国同品种价格的50%-60%,假设为450元/剂,取3针免疫程序,若曼海欣在2022年至2023年分别实现6%/10%的新生儿渗透率,可为企业贡献营收8.1/13.5亿元。

  作为一家致力于研发、生产和商业化符合中国及国际标准的创新型疫苗企业,康希诺目前在国内获批上市疫苗产品有3款,除MCV4,还有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Ad5-nCoV(5型腺病毒载体,克威莎)和二价脑膜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MCV2。

  同时,公司在研管线也备受市场期待,其中包括针对预防埃博拉病毒病、脑膜炎、新冠肺炎、肺炎、百白破、结核病、带状疱疹等12个适应症的17种创新疫苗产品。

  2021年,随着克威莎获得境内外多个国家的附条件上市批准及紧急使用授权,产品商业化销售增厚业绩,公司全年实现营业收入43亿元,同比增加17174.82%;归属净利润19.14亿元,同比扭亏为盈,公司也成为科创板首个“摘U”的生物科技公司。

  就在此前5月19日,世界卫生组织披露将康希诺的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5型腺病毒载体)克威莎,纳入“紧急使用清单”(URL)。

  这也意味着,公司仍需就该产品的未来销售与意向国家进行商业磋商,若后续海外国家增加采购及使用该产品,将对上市公司的业绩产生一定的积极影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