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罕冷松 > 正文

拉美央行加息潮持续,美联储货币政策外溢效应显现

摘要: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舒晓婷 北京报道 拉美各国加息潮持续。 当地时间9月29日,墨西哥央行将基准利率上调75个基点...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舒晓婷 北京报道 

  拉美各国加息潮持续。

  当地时间9月29日,墨西哥央行将基准利率上调75个基点至9.25%。同日,哥伦比亚将基准利率上调100个基点至10%。此前,巴西央行9月21日宣布将基准利率维持在13.75%,阿根廷央行9月15日将基准利率上调550个基点至75%,秘鲁央行9月8日将基准利率上调25个基点至6.75%,智利央行9月6日将基准利率上调100个基点至10.75%。

  拉美主要经济体持续加息的首要目标是抑制通胀。中国社科院拉美所研究员谢文泽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巴西、墨西哥、秘鲁、智利、哥伦比亚等拉美国家实行通货膨胀目标制。当通胀水平高于目标值上限时,根据这些国家的宪法和相关法律规定,其央行必须采取加息、减少货币供应量等紧缩性措施,以抑制通货膨胀。

  受内外多方因素交织,当前巴西、墨西哥、哥伦比亚、秘鲁通胀率均高于8%,超出各国央行设定的官方目标上限,阿根廷通胀率则高达78.5%。谢文泽称,阿根廷虽然没有实行通货膨胀目标制,但其通胀率居高不下,使得该国的经济、政治、社会稳定面临严峻挑战。尽管阿根廷国内在政策选择方面存在矛盾和分歧,但在抑制通胀方面存在较高程度的政治和社会共识。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拉美和加勒比研究所研究实习员严若玮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受美联储激进财政政策的影响,拉美经济体为稳定汇率不得不跟随美联储加息,使地区整体利率水平高企。但大部分地区经济体频繁加息的举措不但未有效抑制通胀,反而引起财政赤字扩大、外汇储备下降、购买力不足、消费水平降低等负面效应,使得后续加息空间有限,货币政策承压增大。

  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经济学教授刘学东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近期,在国际原油价格从高于100美元/桶的水平回落、全球利率环境收紧抑制需求等因素影响下,美国通胀已有回落迹象,但仍保持在历史高位。考虑到俄乌冲突、新冠疫情等因素对国际市场供给的冲击尚未充分缓解,美国通胀何时回落至目标区间仍有较大不确定性。

  “在此背景下,美联储后续预计持续上调利率。虽然拉美主要经济体利率水平已处在较高水平,但为了保持与美国利率之间的利差、维持币值稳定、防止资金外流,这些国家预计后续将跟随美联储加息步伐。”刘学东表示。

  拉美国家持续加息抑通胀

  自2021年3月以来,拉美主要经济体陆续开启加息之路。迄今,巴西央行已加息1175个基点,墨西哥央行已加息525个基点。

  谢文泽对记者称,拉美国家央行加息幅度取决于通胀水平。通胀率越高,加息幅度也越大。随着通胀水平和通胀预期趋于下降,加息速度将趋于减缓。

  当前,拉美主要经济体通胀率均高于8%。具体来看,巴西通胀自2021年9月至2022年7月持续高于10%,今年8月通胀回落至8.7%;墨西哥通胀今年以来整体保持上升态势,8月年化通胀率达8.7%;哥伦比亚8月年化通胀率达10.84%;秘鲁8月年化通胀率达8.4%,较7月的8.74%有所回落;智利7月年化通胀率达13.1%;阿根廷8月年化通胀率达78.5%。

  严若玮表示,拉美本轮通胀属于输入性通胀,其主要原因一方面在于疫情后地区消费需求的释放,另一方面则是地缘政治冲突导致的国际供应链中断。加息作为货币手段无法从根源上解决供应端的问题,故对通胀的抑制效果有限。

  目前,拉美经济体普遍选择提高利率的方式控制通胀和汇率水平。在严若玮看来,在美国经济陷入技术性衰退的背景下,拉美国家央行激进加息措施难以起到充分抑制通胀的效果,拉美地区遭受的输入性通胀正在逐渐削弱利率和通胀、汇率的相关性,通胀的结构性、顽固性不断增加。

  “未来,拉美地区通胀整体水平预计持续走高,但巴西等国此前采取的削减进口产品关税等措施初见成效,目前通胀水平有所回落,有进一步好转的迹象。”严若玮称。

  “财政赤字和国际收支赤字长期存在且居高不下是拉美主要经济体通胀高企的两大重要因素。”谢文泽指出,一方面,加息政策主要通过抑制国内消费和投资、吸引或留住外资等来降低通胀,但对经济复苏与增长具有较强的抑制作用。另一方面,加息政策会加重政府部门的债务负担。政府部门尤其是中央或联邦政府的债务负担较重,增发债券、筹集资金、平衡收支是基本举措。因此,加息政策在短期内对通胀具有抑制作用,但从中长期趋势来看则会加剧财政赤字,抑制国内消费和投资。

  美联储货币政策外溢效应显现

  今年以来,伴随美联储启动加息、美元走强,非美货币或多或少面临贬值压力。刘学东对记者表示,此轮美联储加息周期非美货币面临贬值压力主要受两方面因素影响:一是各国央行货币政策立场对于利差的影响;二是各国采取的经济政策对于市场信心的影响。“当前,拉美国家的高利率、高通胀反而有利于本币对美元汇率的相对稳定。”

  严若玮则指出,拉美地区主要经济体货币在此轮美联储加息以来表现普遍乏力。由于拉美多国利率同美元挂钩,且有较高的美元债务存量,因此,美元汇率会对地区各经济体经济状况产生较大影响。今年以来,美联储激进加息的外溢效应已在拉美强烈发酵,引发地区资本回流,加剧本币贬值幅度,使各经济体偿债成本明显上升,经济下行压力增大,不利于国内经济活动的发展。

  拉美主要经济体中,巴西、秘鲁、智利、哥伦比亚、阿根廷均属于初级产品依赖型经济体,经济增长与大宗商品出口呈现较大程度正相关,且美元化程度较高。

  谢文泽表示,从历史经验来看,美联储加息和强势美元会导致大宗商品的美元价格下跌甚至低迷,拉美国家的本币相对于美元出现大幅度贬值。未来,巴西、秘鲁、智利、哥伦比亚、阿根廷面临国际收支状况恶化、资本外流、本币贬值、恶性通胀等风险。

  (作者:舒晓婷 编辑:和佳)

发表评论